公告:您可以在网站右上角“县志搜索”框里输入县志名称搜索,如果没有您所需的县志或地方志,那就是管理员正在忙碌的录入县志,请您联系微信/QQ:1224567231 帮您查找,谢谢!

县志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>县志资讯>县志新闻>光绪费县志修纂始末

光绪费县志修纂始末

发布时间:2020-07-18 点击数:368
修纂地方志,自古以来就是官方行为。今人修纂县志,县里需要专门成立一个史志办公室,抽调人员组成编写班子。古人修纂县志,并没有专门的史志办公室,而是把这项工作放在教谕署(相当于现在的教育局)里面,教谕(相当于现在的教育局长)兼任史志办公室主任。教谕公务繁忙,志乘难以独任,一般都是抽调本地的名士贤达、文化精英组建一个临时性的编写班子。

自从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知县黄学勤主持修纂《费县志》之后,费县已经二百多年没有修志了。个中原因无从得知,最大的可能是缺少一位热心于修志事业的好知县。

光绪十六年(1890年),咸丰辛酉科拔贡刘宝鼎被选为费县教谕,他上任之前,先到省会济南拜谒山东巡抚张曜(字朗斋)。张曜非常重视修志,就拟议重修《山东通志》之事咨询素有“平原宿儒”之称的刘宝鼎。刘宝鼎说:可以先修州县志书,州县志书修好了,省志“集其成”就很容易了。张曜说:“修志的期限不能太紧迫。修纂州县志书,必须上有好官吏,下有贤绅士,否则,不是胡乱应付,就是借机生事。所以说修志的期限不能太紧迫。”

刘宝鼎就任费县教谕后,拜见知县王洵(字又泉),和他说起兴修《费县志》之事。王洵说:“这也是我多年的夙愿啊!前任知县曾经有过这个打算,可惜此地没有可以共同谋划之人;我又不才,所以一直没有兴修。”修纂县志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,没有一帮才富八斗的饱学之士共襄盛举,即使知县有此夙愿也难以做到。

过了4年,也就是光绪二十年(1894年),许绍俨(字仲赓)担任费县知县,刘宝鼎又和他说起修纂志书之事,两人达成共识。就在即将启动修志工程之时,恰巧甲午海战发生,费县人左宝贵不幸殉国,人心惶恐,加上匪乱滋生,县衙奉命兴办团练以保护乡闾,修志的打算只好中断。

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,直隶保安州进士李敬修(字济生)担任费县知县,费县政治清平,社会安定,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于是倡议兴修《费县志》。

这个时候,费县艺林高手云集,各路英雄聚首其间,可谓群贤毕至,人文荟萃。

一位是王肇震,字东麓,本县拔贡王兴麟之子。他本为县学秀才,因为办团练剿匪有功,荐保江南知县,后擢升邳州知州,四品衔。刚从邳州辞官归来。

一位是贾汝谦,字益轩,同治九年庚午科举人,同治十三年甲戌科进士,历官江苏崇明,宁夏宁远,甘肃张掖、皋兰知县,五品衔。刚从皋兰辞官归来。

一位是李琢,字如三,费县城北南石沟人。县学秀才,自幼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。他出身大地主家庭,家境殷实,捐纳得官,出任栾城知县。因遭丁忧,刚从栾城辞官归来。

一位是杨佑廷,字翊宸,又字一臣,号一岑,费县东固村(今属平邑县)人。自幼敏而好学,十三岁应县试,名列前茅,费县知县王庚为之题扇相赠,有“碧天相望在瀛洲”之句。光绪元年(1875年)中举人,光绪十一年(1885年)担任恩县教谕,光绪十二年(1886年)中进士,截取知县,后辞职归乡,主讲于费邑崇文书院。

有这几位费县籍文章宿老参加,修纂县志的时机成熟了,《费县志》的编写班子略具规模,修志工作正式启动。办公地点设在崇文书院,推举山长杨佑廷实主讲席(也就是担任执行主编),编列出了志书纲目。另外邀请了李成佶(字吉人,同治九年举人)、朱晙(字旭亭,光绪十五年副贡)、王景祜(字受夫,光绪十七年举人)几位少年才俊,在杨佑廷的指导下,按照不同门类,分头编纂。他们披阅旧志,踏访民间,删繁补缺,质疑问难,孜孜以求,默默奉献。知县李敬修亲自担任志书的“总纂”,幕友(俗称师爷)范桂村协助。

在此之前,杨佑廷就非常留心修志工作,平时积累了很多资料,随时编写辑录;凡是有价值的考证资料,都让他的儿子杨晋三兄弟收集誊录,装订成册。这次修纂县志,杨佑廷把这些资料全都贡献出来,并参考《山东通志》、《沂州府志》、《康熙费县志》、汪桂茂《县志补》、李恕《文献存征》等,详加考证。

王景祜是王肇震之子,家学渊源,见闻宏博,是杨佑廷的高足。《费县志》中的史料,除了杨佑廷所考订的,其余全都出自王景祜之手。

杨佑廷的门生彭美襄(字赞臣,秀才),走遍费县的山水、古迹,然后绘成地图。

旧的《费县志》里面缺少“金石”一章,这次新修《费县志》,打算增补这方面的内容,但是没有合适的人选来负其责。恰好,拔贡王咸昌(字泽山)从京城回乡,他学识渊博,又喜欢古物,于是聘请他担任“金石”部分的采访使兼撰稿人。他果然不负众望,探险追幽,不辞辛劳,历时5个月,成果颇丰,美不胜收。所获得的大量资料,除了择要用于志书,打算另外刊印一本《费邑访碑录》。

担任志书“协理”之职的教谕刘宝鼎,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。正是他的奔走呼吁,一手促成了《费县志》的修纂。他作为官方修志的第一责任人,对整部志书的形式和内容作了全面把握,审其详而毕其功。这从他对“闵子宰费”和“鲁公仙真记”的提醒式说明可以看得出来:“至于‘闵子宰费’之说,原本《家语》,实为王肃伪作,最足侮辱先贤。《鲁公仙真记》采录稗说,亦未免小视鲁公。而学宫碑采之,以王左海之文也;鲁公碑阴录之,以米襄阳之书也,阅者自当分别观之。”刘宝鼎认为,“闵子宰费”和“鲁公仙真记”都不足信,本来不应该入志;只是因为王雅量撰写过《重修学宫碑记》、米芾书写过《鲁公仙真记》,而且都已镌刻碑文,这才作为珍贵文物收录志书,提醒读者留意。

第二年(1896年)春天,县志初稿基本完成。恰在此时,庚午科举人、辛酉科拔贡、前任河南襄城县知县王薪传(字一卿)辞职回乡,于是聘请他对县志初稿重新加以审订,使得志书内容更加周密翔实。

五月,《费县志》终于修纂完成。正要雕版印刷之时,知县李敬修调离费县。饯别之际,众人恳请李敬修为《费县志》作了一篇序。序文记录了修志盛事,并特别指出:“是志之成,翊宸、受夫之力为多”,对杨佑廷、王景祜予以表彰。

新来的知县陈綮伦,下车伊始就看望山长杨佑廷,审阅志书,提出修改意见。

六月,《费县志》终于印刷成书。

官方公布的《光绪费县志》的修纂班子名单是:

总纂  赐进士出身、同知衔、署理费县知县李敬修。

参定  同知衔、署理费县知县、癸酉科优贡陈綮伦。

协理  费县教谕、辛酉科拔贡刘宝鼎,五品衔、费县训导、岁贡杨乃骅,蓝翎同知衔、前任甘肃皋兰县知县、甲戌科进士贾汝谦,五品衔、前任河南襄城县知县、庚午科举人、辛酉科拔贡王薪传,四品衔、知府用江苏候补同知、直隶州知州、前任邳州知州王肇震,同知衔、前任直隶栾城县知县李琢,五品衔、候补布政司理问王英远,江苏候补典史陈家城,六品衔监生李焰。

撰次  肥城县学优廪生范鸿林,截取知县、前任恩县教谕、丙戌科进士杨佑廷,候补教谕、庚午科举人李成佶,戊子科副贡、癸酉科拔贡朱晙,辛酉科举人王景祜。

撰次兼总访金石并搜遗  候选教谕、乙酉科拔贡王咸昌。

总访山水并古迹  廪膳生员彭美襄。

监梓(略)

理局(兼采访筹款)(略)

各社采访(略)

筹款(略)

绘事(略)

刻工(略)

两年后(光绪二十四年,1898年),杨佑廷、王景祜等又受费县知县陈瑗之邀,参与增修《费县志》。光绪二十五年(1899),费县知县谢曦上任不久,又要求杨佑廷、刘宝鼎等对志书“定其讹谬,补其缺略”,再次对《费县志》进行修订,并刊印增订本。

从光绪二十一年着手修纂,到光绪二十五年刊印增订本,《费县志》前前后后共耗时5年。费县教谕刘宝鼎这样评价这部志书:“是志也,……以志乘之文章,寓史书之体例,……志书也,而史笔具焉。”即使以现代人的眼光看,《光绪费县志》也不失为一部高质量的志书。

 

中国县志大全

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