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您可以在网站右上角“县志搜索”框里输入县志名称搜索,如果没有您所需的县志或地方志,那就是管理员正在忙碌的录入县志,请您联系微信/QQ:85920253 帮您查找,谢谢!

县志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>县志资讯>县志新闻>万历兖州府志的前世今生(万历元年版和万历24年版)

万历兖州府志的前世今生(万历元年版和万历24年版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8 点击数:95
万历版《兖州府志》有两套,元年刊刻的府志是包大爟主持编修的,执笔者是滋阳、滕、邹、嘉祥县学、兖州府学的一些生员,大多是廪膳生员,还有几位教谕;二十四年刊刻的府志,是于慎行的私家编著,虽然也有几位助手,但是笔出一人,其他人员仅限于校对、誊录工作。

万历元年刊刻的《兖州府志》的纂修情况,我的推断是:兖州知府朱泰看到兖州没有府志,于是发出编写府志的动议,兖州府通判包大爟具体负责纂修事务。包大爟组织动员了府学、县学的教谕、生员开始执笔预修。在纂修过程中,知府朱泰离任,游季勋继任,游季勋继续领导编修。府学、县学的教谕、生员们预修了底稿,由各州县的知州、知县任叙订、由兖州府同知任校正、由通判推官任同校的“领导班子”进行了审定,最后由“裁正”兖州知府游季勋认可后刊印。

有不少人认为这部府志是包大爟执笔的,不确。包大爟是具体负责组织纂修的责任官员,真正的执笔者是府学、县学的教谕、生员。恰恰因为书出众手,所以大家阅读这部书的时候,会明显的感觉到文字风格很不统一,也颇有体例不纯的毛病,甚至有诸多的错讹。最后,到开雕的时候,又刀出众人,导致全书的雕刻风格极不统一,很多地方的雕刻刀法甚至可以用仓促、潦草予以评价。

最后定稿、刊刻的时候,这部府志的面貌是:两任知府挂名“裁正”、同知挂名“校正”、包大爟署名“纂修”、通判推官挂名“同校”、属州县的知州知县挂名“叙订”,而真正的执笔人府县学的教谕生员,仅署名“预修”!前面有知府游季勋、包大爟的序言,后面有前任知府朱泰的跋,这可谓是垂名青史的好手笔啊!

值得多说一句的是:在朱知府、包通判的两篇序言之前,有于慎行的一篇文章。网上有人说:于慎行给这部府志写了序言。不确!在这篇文章之前,并未写“兖州府志序”的字样呢?真实的情况是:府志底本的最前面丢失了页码!即便推测出这是序言,我们也不能囫囵吞枣的冒言是序,我们需要严谨的加以说明,我们可以这样说:在万历元年刊刻的《兖州府志》前面,有三篇序言,分别是于慎行、游季勋、包大爟所撰,于慎行的序言疑似丢失前页,未见“兖州府志序”字样。

万历元年刊刻的这部《兖州府志》,现在并不稀见。我这套府志,是上海书店影印天一阁收藏的底本,在孔夫子旧书网仍然有出售的。令人遗憾的是,网上对此书的编纂情况众说纷纭、莫衷一是,这的确令人遗憾的事情。尤其令人惋惜的是:兖州市图书馆没有收藏这部府志。

这部府志有不少毛病,这里总结一下:1,笔出众人,文字风格不统一;2,生员们的视野毕竟逼仄,导致有诸多错讹,这些错讹本应该可以避免的;3,刀出众手,刊刻字体极不一致,甚至有敷衍潦草的地方;4,虽有凡例,然而遵守不严格,多有体例不纯的毛病;5,发凡起例、分门别类,多有可商榷之处,如果设计的再细致一点,本可以更“科学”一点。

此书毕竟是发轫之作,即时有诸多不足,毕竟保存了大量的极有价值的史料,开拓之功,善莫大焉。不到二十年,人们发觉了这部府志的不足,后来有两任知府先后邀请史学名家、文学大家于慎行再行修志。兖州府给于慎行提供了良好的修志条件,给于慎行配备了誊录、校对人员,但是毕其一事,均是于慎行独立撰修的。

万历二十年,于慎行开始撰修《兖州府志》,二十三年稿成,该年七月开雕,历时八月,二十四年竟其事。其实,只要拿出这两套府志一对比,个中优劣,立刻就能看出来;如果细致的阅读一番,认识就更深刻了。遗憾的是:二十四年印的府志在国内消失很久了。有目录书上仅着书目,标明在日本国宫内省图书寮有藏。

文革期间,于慎行撰修的府志惊现巨野县,这是书界第一等的佳话,朋友们可以从网上找文章看看。这本是惊动海内的盛事,无奈事发文革期间,时国是糜乱。万幸的是,书终归于省图,免遭毁坏。直到1985年齐鲁书社影印了这部书,才让世人得尝奥旨。然而又令人惋惜的是,这套书居然又沉睡了二十余年,直到前几年出现在济南的书摊上。书界朋友终于发掘出了宝藏,此书从索价仅80元,迅速飙升到300元、600元,到了今日,已经是有价无市了!经查询,兖州图书馆藏有一套,不能借阅。幸而本站有这两套县志的电子版!

 

中国县志大全

在线客服